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女人不坏 男人不爱

    0 / 20
    tiqkx 发表于 2019-1-10 02:2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盯着我看,深不可测的双目闪着幽幽的光,我竟然在他眼睛深处看到一丝悸动。我一惊,连忙把目光移开。
       
         女人不坏 男人不爱
          
       
        我是个懒惰的人。不爱画眉描唇,不爱左涂右抹,头发长了嫌麻烦便一把剪掉,爱得累了便干脆消失的无影无踪。按道理来说,像我这么不负责的人,是没人敢爱的。而我也一直这么认为,所以毫不顾忌地继续不修边幅,有吃喝玩乐的时候就抓紧一切机会享受人生,当然,前提是有人愿意买单。
        琳是我的好朋友,非常好的那种闺中密友。真的很奇怪!有人竟然不怕死,愿意跟我作朋友,甚至连我妈也怀疑,是不是她的脑袋烧坏了,进了水才一时糊涂。说句实话,其实我这人除了奇懒无比之外,还真没别的缺点。可是,我就是弄不明白为什么周围的人全都视我如鬼魅,避得远远的,好像一不小心沾到了,就死无葬身之地。我有那么恐怖吗?我怀疑!
        当周围的人都避你如蛇蝎,这时有人跑来要跟你做朋友,你是不是也会像我妈那样想呢?估计也会!因此,琳第一次来我们家的时候,我妈足足问了她二个小时,包括祖宗十八代,就是想弄清楚她家祖先是不是有精神异常那方面的问题。结果证明,她不但没病,还正常的很。既然她没问题,我妈就想肯定是她自己有问题了,才会出现这么怪的现象,当天她就去
        了医院看病。当然,最后的事实是,大家都没病!这之后,琳就三天两头往我家跑,到后来,她如果隔那么久时间不来,我妈就追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比我出事了还紧张。
        工作以后,我自己一个人搬出来住。没有了老妈的收拾,整个房间就像垃圾场,惨不忍睹。我自己倒不觉的怎么难受,反正平时懒散惯了,就算躺在垃圾堆也没想过要动手清理。
        我是一名自由撰稿人,靠笔尖下挤出来的墨水生存。在这个城市中,有很多像我这样靠笔尖生活的人。没有人会约束你,也不用在别人的脸色下讨生活,可别以为这样就很舒服,没什么压力。其实不然,首先像我这么懒的人,要勤快地坐在电脑前敲打键盘,真是一件苦刑;其次,我一向提倡能不动脑筋的时候就尽量不动,你没听医生说啊,得老年痴呆症的人大多是因为年轻的时候用脑过度;其三,我懒症发作的时候,连吃饭都嫌麻烦,还要我端正地坐在电脑前赶稿,那还不如干脆拿刀杀了我来得直接;其四,通常只有口袋里没钱饿得快死的时候,我才会有灵感写作;其五,我从小就是能躺着就绝不坐着,能坐着就绝不站着,所以口袋里还有一块钱的时候我就绝不动笔。综上所述,如果哪天坏心的编辑坚持退稿的话,那么报纸上登出这年代还有人饿死,就一点也不稀奇了。
        琳在一家大公司当主管。隔三差五的,就会过来拖我出门晒太阳,免得成天和垃圾作伴长霉了。当然回来的时候,还不忘帮我把房间打扫干净,顺便把冰箱填满。
        今天是琳发工资的日子。下午四点我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洗了个澡,随便套件衣服,便坐在阳台上等琳。平时我起码要睡到六点才起来,要不是昨天琳打电话告诉我今天发工资请客的话,我才懒得起床呢,睡觉多舒服啊!想着想着,又昏昏欲睡了。
        “小琬,快来!我在香格里拉酒吧等你。记得穿漂亮点!”接到琳的电话,我慵懒地伸了伸腰。
        “穿什么好呢?”我在镜子前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随便好了,反正又不是没穿。”我喃喃自语地打量身上的衣服,简单素白的棉布连衣裙,有些宽松地挂在身上。
        出门的时候,有点冷,想转身加件外套,看见门已经锁死。唉!还是算了吧,懒得麻烦。反正酒吧里面应该是热的。
        “小琬,这边!”我才进门,琳便拼命招手。
        我慢吞吞地移到琳面前,才发现她身边有位穿得很正统,一看就比较成功的那种男士。男子见我眼光转向他,便微笑地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我在琳身旁坐下,琳便忙着向我介绍。
        “小琬,我来介绍,他是我新交的男朋友唐逸轩,逸轩,她就是我常向你提起的那个自称天下第一懒虫的小琬。”琳在介绍唐逸轩的时候,两眼发亮,脸上的笑容特别灿烂。看样子,这位男子对琳来说,是特别的。琳原来也介绍过男朋友给我认识,只不过都是很平常很普通的那种,没有像介绍这个叫唐逸轩的一样隆重,甚至把我的老底掏了出来。
        “唐逸轩,你跟琳是同事?”我轻轻试探。
        “不是,他是我的一个客户,正好他对文学比较感趣,所以我想把你介绍给他。”琳抢着回答,脸上有着得意的笑容,好像那个被夸的人就是自己。
        “想不到唐先生有这份雅兴?!”我语带讽刺,一个奸商也学人附庸风雅。
        “也没什么,只不过大学里刚好选得是中文系。”他好像没听出我话语中的嘲讽,依然微笑着解释。
        “原来唐先生还是一位儒商,难怪气质如此出众。”我继续话中带刺。不知怎得,他那张有着和煦微笑的脸让我觉得特别碍眼。
        “琬小姐,太客气了,说到气质高雅,我又怎能比得上你这位女才子呢?!”他这招太极打得恰到好处,我不敢再小觐。
        “我说你们两个大文人,就别在那里文邹邹地说些酸不拉叽的话了,我听得浑身都掉到酸水里了。”琳在这时插了进来,她也看出今天的我不太对劲,就算平时只有我们俩个人,我也没这么多话,何况在外人面前我一向沉默。
        没多久,吃食上来了,我便假装饿得半死,拼命狼吞虎咽,眼光再也不看他。
        由于吃得太急,被呛得差点喘不过气来,只好拼命喝水。
        他冷眼看着我的狼狈,还不忘落井下石:“没想到琬小姐人特别,连吃相都这么特别,啧啧,真是让人毕生难忘啊。”
        “多谢夸奖!小女子愧不敢当。”我面不改色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奸商奸商,果然是无奸不成商,外表再温和,骨子里还是奸诈的很。这男人不太适合善良的琳。不是说琳不够聪明,也不是说琳不够温柔,而是他不爱她。琳如果跟他在一起,只怕最后受伤的还是自己。
        打定主意,我决意破坏。希望还能来得及打断琳对他的迷恋。
        休息过后,侍应生送来了两打啤酒,一打大概有十二瓶的样子。
        刚开始我还只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啜着,努力维持一个淑女的风范。后来琳被一位男士邀去跳舞,他便过来找我拼酒,我当然不会认输啦。结果就是一瓶一瓶地往肚子里倒。还好以前在家的时候,没事经常会陪老爸喝点白酒什么的。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反正每次喝酒都是越喝越清醒,因此这点酒精我根本未放在眼里。琳跳完舞回来,我们已经喝完了原来的两打,又重新叫了两打,一共是四打啤酒。琳有些吃惊地看着我。
        “小琬,没想到你这么能喝,以前每回出来的时候,你总是喝冰水,从未沾过酒,我还以为你不能喝呢,害我每次都帮你代喝,回去吐得要死,原来是我自己多情了。”
        “我什么时候说我不能喝了?喝水并不代表不会中科医院曝光资质喝酒吧?”不晓得是不是酒气熏的,我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晕,显得特别纯净特别黑。
        酒吧里的热浪掀天,我的脸颊则微微发烫。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幽深的眼神好像要镌刻进我的灵魂里。我连忙把目光逃开,不想跌进他撒下的深沉里。
        午夜时分,从酒吧出来。琳坚持要唐逸轩送我回小屋,她说不放心我一个人。唐逸轩没有拒绝,只是招手截下一辆计程车,送琳上车之后付了钱。
        我没有坐他的车,而是沿着马路往北京医院哪家治疗白癜风技术好回走,他默默地陪在我旁边。
        我思考着该如何开口打破沉默,顺便了解琳在他心中的地位。想得太多,不由入了神。
        突然,一道阴影投射到我脸上,我慢慢抬头,是他,他不知什么时候站到我前面了。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科学大讲堂  他盯着我看,深不可测的双目闪着幽幽的光,我竟然在他眼睛深处看到一丝悸动。我一惊,连忙把目光移开。
        “其实你是知道的,对不对?像你这么聪慧而又敏感的女子怎能不发现呢?”他抓住我的肩膀,有些急切地开口。
        “不,你放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要回去了!”我有些慌张,只想赶快逃离身边这个男人,他太危险了,我怎么傻得以为他是我能对付得了的?琳,对不起了,你自求多福吧!我也是自身难保!我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对不起!看来我吓着你了!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他夹带着谦意。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你先回去吧!”我拒绝他的好意。
        “这么晚了,我不放心你一个女孩子单独回去,还是我送你吧!”他坚持而又固执。
        “那好吧!你送我到楼下就可以了!太晚了,我不方便请你上去。”既然拒绝不了,那就让一切早点结束。
        坐上计程车,一路相对无言。
        下车后,我头也不回地想逃离那不安的情绪。
        “小琬,等等!”他收好钱包,拉住我的手不放。
        “……”我想甩开他的手,却没能实行。
        “小琬,你还会见我吗?”他显然料到我已经打定主意不再见他了。
        “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别多想了,早点回去吧!”我轻扯被他握住的手。
        “小琬,你答应我,你会见我,我就放手,要不然我就不放,咱们耗到天亮!”他带着哀求跟威胁的口吻,让我很生气。
        “唐逸轩,你放手,我见不见你,那是我的自由,与你何干!”甩不开他的手,我有些脑羞成怒地张嘴就咬。
        他不松手,我也不松口。
        “小琬,我下次来找你,不准躲着我,就算我求求你,好吗?”高傲的头终于肯低下了,我知道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多么不容易。
        “我有权选择见或者不见,你不能威胁我!”我松开了牙齿,他的手背上留着一圈带血丝的牙印。
        刚才那一口我尽了全力,一点情面也没留,他竟然连眉头也没皱一下。
        “小琬,别这么干脆拒绝我,给我一点余地,也给自己一点空间,好吗?”他有迟疑地伸出手勾住我的下巴,迫使我看着他。
        那幽深的目光里满是诚恳,我却止不住地想逃。
        “你回去吧,我累了,想好好睡一觉!”我退开三步,然后转身。
        这次他没有再拉着我,我也没有回头。
        进了房,我灯也没开,就倒在床上。
        天哪,好累!今天真不应该去见琳的,那也就不会遇见这种麻烦了。
        我以后还要不要见他?到底要不要呢?
        平时沾枕就该入睡的我,怎么会睡不着?!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那个男人的形象还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他是琳的男友,琳是我的好友,我不可以!不可以再与他有任何牵扯!我努力尝试说服自己的办法。
        折腾了半天,用尽了所有的法子,还是睡不着,怎么办?亏我号称是天下第一大懒人,怎么会睡不着呢?这不是笑话吗?
        去死吧!该死的唐逸轩,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搅进我的生活?我忿恨地拿着抱枕出气。
        生了一整夜的气,不觉有些饿了。打开冰箱,里面全是琳帮我买的速食,拿来便可以吃。取了一份吐司,就着水随便解决,我决定继续去写那份未完成的稿子。难得在不会饿死的情况下动笔却是因为睡不着,真是郁闷!该死的唐逸轩就滚到一边去,本小姐根本就不屑一顾!
        三天了,该死的唐逸轩竟然在楼下守了整整三天,难道他都不要上班吗?我忿忿地敲着键盘,恨不得那是唐逸轩!该死的,我不该在听了那莫名其妙的话后,还大受影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客服
    微信
    手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