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被遗忘的情书

    0 / 9
    tiqkx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被遗忘的情书
          
       
        1
        小五做起事情来就是有些心血来潮。但是事后他都觉得那一时冲动是有原因的,比如说这次他忽然想起来该整理一下东西了,就是因为他今天刚刚参加完一个小学同学聚会。小五面对着那些陌生的面孔努力在那些已经飘散在风中的记忆中寻找可以对得上号的名字,到最后却总是觉得徒劳。
        所以他想整理一下东西了。
        与其说是整理东西,不如说是整理记忆。按以往小五的看法,记忆是最好不要整理的,因为记忆这东西是有选择性的,人一般只选择当时认为重要的东西才记下来,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的看法是会改变的,原本以为不值一提的东西,过了一段时间看起来也许是自己觉得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但是这一切已经尘封起来,被我们称作回忆了。找出来,也许只有平添一些遗憾罢了。
        小五讨厌遗憾这个词。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小五还不是照样要整理,因为他怕自己连最后的一点遗憾都会忘记,变得什么也不记得了。
        这又是一次小五自我否定的行动,他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
        但是又有多少东西可以整理呢?照片、信件、CD、DVD、还有书。小五是喜欢看书的,所以在他的眼里书无疑是最重要的整理部分,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的书实在是太多了,而其他属于整理范围内的东西的数量也许还够不上需要花大力气整理的程度。
          
        2
        意外就是这样产生得让人摸不着头脑,否则怎么能称其为意外呢。小五在整理语文书的时候忽然从书里掉出来一封信,这些教科书原本他是准备整理好了之后扔掉的。
        信。能称其为信的东西,在小五的感觉里是一定要有信封的东西。信封就像是人的衣服,包起来不是为了掩饰,而是为了让人感到诱惑,并且在拆信的时候会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兴奋。当然了,不要误会那种所谓的拆信的快感是和脱别人衣服是类似的,这又是另外一回事,应该说拆信封的时候有一种揭开秘密的刺激感。
        到底里面写了些什么呢?是谁写的呢?
        这两个问题现在也在小五的脑海里浮现。
        信封上只有“小五收”这三个字,字体娟秀,应该是女孩子写的,信封没有用胶水什么的封起来,所以看不出到底小五自己以前有没有拆开过。
        拆过的信当然没有看第一遍的时候那么有感觉,更不用说是被别人先拆开看了,那就更没有意思了。如果和以上拆信如同拖衣服联系起来,那又会有很多桃花颜色的想法,尽管小五是很想言归正传的,但是很多抑制不住的自己认为不怎么可以上台面的想法还是不断地冒了出来。
        但是他的心情是如此地急切,还没有等自己的想法有一点发挥的余地,他就已经把信纸抽了出来。从信纸的折痕来看,应该说是还没有被人看过的,被折叠的信纸如此完美地贴和在一起,这使小五自己都感到纳闷,为什么写给自己的信,自己都没有看到过呢?而且又是女孩子写的信,自己收到的女孩子的信本来就很少,没有理由不记得的。
        记忆的黑洞让小五感到惶恐。大多数人是怕自己不记得,也有的是怕自己忘不了,但是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让自己活得更开心,更塌实一些罢了。
        小五小心翼翼地把信纸展开,从信纸的花哨程度来看,他更确信是女孩子写的了。小五迫不及待地看了第二张信纸最后的署名,但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信的最后并没有署名,只有一个日期罢了。
        是一封匿名信。一般来说,不署名要么是和收信人太熟悉了,根本就不用写上自己的名字,还有一种是写的内容并不是什么好意思的事,所以不愿意写上自己的名字。
        看来只能从信的内容来看了。
          
        3
        情书?
        的确应该算是一封情书。虽然信的内容很普通,就是一个女孩子向小五诉说自己的兴趣爱好什么的。但是小五在这么一封十分平常的信中还是看出了那么一点所谓暗示的东西。他发现在信里的我、你、喜欢这几个字下面有一条淡淡的铅笔划痕。不知道是因为时间的缘故变得颜色很浅,还是写信的人出于羞涩或者故意考验自己的眼力才划得如此轻柔的。
        信原本是用黑色的钢笔墨水写的,从高二的语文书里找到的,小五自己十分讨厌用钢笔,因为不可以擦掉。他喜欢用铅笔,但是直到这封信的出现,他才隐约感觉到,原来钢笔还是有这个好处的,可以把记忆留存到直到有人想去开启的时候。而如果是铅笔的话,或许他现在看到的只是一片模糊的字迹罢了。
        容易改写,却不能长久;或者一下笔就无从反悔,但是却可以永远。
        矛盾。
        “我喜欢你。”一个小五久违了短句,只有主、谓、宾,但是却直刺人心。小五甚至感到有点不知所措。
        他似乎可以想象到那个女孩子在这几个字下划那一道铅笔痕的时候脸上微微浮现的宛若桃花般的红晕。
        现在还会有谁如此用心地说出这么一句话呢?尽管在大街上、KTV里、电视里整天地唱着爱你、爱你、爱你。
        或许高中时代的小五和现在的小五并没有本质的改变,尽管他自己一直以为他已经和从前彻底两样了,尽管他那一些小别重逢的朋友也说小五变了。
        一时间,小五觉得自己有点恍惚,仿佛自己又回到七年前的那个校园。同学们纷纷骑着自行车涌出校门,太阳的余辉洒在每个人的脸上,树叶已经绿得鲜艳了,这是这个学期的最后一天,小五和自己的朋友们义无返顾地飞速骑出学校,迫不及待地拥抱自己的快乐暑假,书包在后车座上晃悠。
          
        4
        那么写这份情书的到底是谁呢?
        小五点上一支烟,打开了电脑,点击进入自己高中时候班级的同学录主页,在一大堆还没有完全陌生的名字里搜寻。
        同学录上有许多同学最近新上传的照片,有很多已经和从前的样子完全对不上号了。小五看了几个从前班级里的女同学的照片,她们和小五并不太熟,不会是她们吧,自己三年里面总共和她们说的话,不会超过10句。
        接着,小五看到了小七和她的合照。他们大概快要结婚了。小七曾经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但是现在已经没有联系了。时间或许是可以消磨一切的,友情当然也不会例外,尽管当时他们很不以为然。
        她还是很漂亮,小五也曾喜欢过她,但是这个秘密只有小五自己知道,而小七和她则是一开始就在班级里公认了。所以应该也不会是她。
        但是如果是呢?
        小五的脑海里不可抑制地跳出这么一个想法来,连他自己都觉得可笑,甚至有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味道。
        这是在和自己怄气。可是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感情的事又有谁说得准呢?尽管小五自己也发现这个理由根本站不住脚,否则他们又是怎样快要走到了结婚的那一步的。
        历史是不容假设和猜想的,但是这个略带狂热的想法在折磨小五。
        他忽然感到自己的手指一阵钻心的痛,原来是烟烧尽了,烫到自己。他低头看了看,发现烟灰已经掉了一地。
          
        5
        信纸上面的日期是6月17日晚,是小七的生日,之所以记得是因为和自己的生日正好差一个月。小五是7月17日。
        在那次生日宴会上,他记得小七和她还没有好上。有很多人参加,但是只有两个女同学,一个是她,还有一个是她自己怕一个女生太无聊,拖来的一个朋友。小七的意图十分明显,就是想向她表白,但是由于不够自信,所以需要一点点酒精的作用,而且一旦被拒绝,立即就可以借酒浇愁,忘得一干二净。这是小五佩服小七的地方,似乎一切都在他的计算范围之内。
        无数次碰杯,很多的啤酒,反胃的感觉,有点恍惚的景象。小五记得那天晚上他们喝得很多,他们喷吐着酒气高声地谈话,现在想起来却一句也不记得。
        小五看到她的位子是和小七紧挨着的,就在他对面,借着醉眼朦胧,小五偷偷看了很多眼她在那里微笑的样子,很奇怪,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么清楚。
        小五看到她点了一支烟,她问小五要不要,借着酒劲,小五抽了平生的第一支烟,味道很是苦涩,但也使他明白了香烟的真正含义,尽管他在抽第一口的时候呛个不停,但他还是把这根烟抽到只剩下过滤嘴,并且从此也没有再放下杭州治疗白癜风医院过烟。
        小五最后还是李从悠吐了,他知道自己没有醉,因为意识十分清醒,但是浑身难受,在厕所里吐得连胃都快吐出来了。回包厢的路显得漫长而且随时有摔倒的危险。
        小五看到了她,她连忙跑过来搀着小五,扶他过道上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你没事吧,干麻和这么多酒呢?很难受吧。”
        小五想说什么,但是喉咙里酸酸的,他生怕一张口,又会有东西喷出来。他觉得自己也许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你坐着啊。我马上就来”她说。
        小五看到她渐渐远去的背影消失在过道的拐角处,但是很快她有再次出现,小五觉得自己的心理仿佛接受了一次过山车般的考验。她拿来了一块弄湿的手帕,是她自己的,敷在小五的额头上。
        “好受点了没?”
          
        6
        小五已经抽掉了半包烟,在二手烟的缭绕下,小五的思绪已经不再受到自己意志的控制。
        在第二天的中午,小五和小七去外面吃饭,她留在了教室里复习语文,因为明天就要考试,考语文,小五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再要看的,临时抱佛脚似乎已经来不及了,他干脆把语文书扔在一边。
        她也许就这样把这一封情书夹到了小五的语文书了,因为她有自信小五一定可以看到,她想着明天就要考语文了,小五不可能回家不复习。情书有可能是在昨天的生日宴后她回家写好的,她心情紧张,手有些颤抖,但还好教室里没有一个人,她迅速地把那封信夹进小五的语文书里。小五吃完饭,回到教室,下午只有两节班会课,其实也就是复习课,小五一个人自顾自地睡起了大觉,直到下课的铃声响起。他抓起书包就奔出了学校。
        他一直没有翻过那本语文书。
        小五似乎可以感受到她等了几天也没有收到小白癜风医院福州哪家好五回信的那种落寞,他甚至还可以听到她对着那一本语文书发出的那声叹息,很轻,但是却是那么地长。
        在小五的生日宴上,小七正式向大家宣布和她好上了,小五很违心地上前恭喜,他没敢看她的眼睛。
          
        7
        黄梁一梦罢了。
        小五开了窗,烟雾很快地随风散去。
        那些该整理的东西却还是堆在那里,但他已经不想再去整理了。
        他把信重新夹进了语文书,再把语文书放回原处,一切又回复到原来的样子。
        小学同学聚会的刺激显然并没有延续太久,小五知道自己毕竟是随着时间而改变的,至少自己和从前的最大差别就是他不再那么执着地想要一个答案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客服
    微信
    手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