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分钱

    0 / 13
    漫不经心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分钱
          
       
        睡的正香,那只手轻轻拈起我。
        又怎么了?我暗自嘟囔,着这手的不合时宜,不见窗外春光明媚,鸟语花香,正是春梦好时光!?
        不是初一没到十五,今天的这双手有点反常!难道某年的伤心事又来?我有些不寒而栗。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就象一张破碎的脸。这双手忽然发疯似地撕扯与我呆在一起的那些红红绿绿有着漂亮脸蛋的信件兄弟,虽与我无关,但当时惨绝人寰的激烈场面还是吓得我直往一边儿躲,至今还心有余悸。支离破碎的我的那些信件兄弟在一场风花雪月的瓢泼热泪后消失。
        我停止胡思乱想,因了那双手正用纸巾擦拭着我。拜托!轻点!我的那些厚重颜色是成熟的象征,沧桑的磨练,显示我的诸多内涵。哎呀,好痛!我忍不住喝骂,阳阳你个臭丫头!你爹你爷爷也没这么待我,你个小丫头片子这么狠毒!我的老胳膊老腿!
        "唔,这下亮多了。"阳阳这臭丫头喃喃道。拈起我迎着阳光端详。
        靠!没听错吧!?搞了半天原来是给我拉皮换肤,老黄瓜刷绿漆---充嫩啊!我,我,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阳阳那臭丫头忽然轻轻吻了我一下,热热的鼻息晕得我正找不着北,晕乎间被小心塞入一红包,揣进她的皮包。
        所有的不详征兆统统应验。阳阳这臭丫头居然果然将我送给他人,要知道我可是阳阳奶奶送给她爷爷的定情物!何况这小子第一眼便不待见!甚至厌恶!但见他贼眉鼠眼,贼头贼脑,贼眼兮兮,见到我的时候竟然贼眼发出墨绿的光差点没把我吓晕!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那枚一分钱硬币?"贼小子如获至宝,小心翼翼地捏住我。
        看来也不是毫无见识,知道我从前的风光,唔。我老人家心里略微舒坦些。
        "慢着!"阳阳伸手挡住贼小子的欲收起我的手。
        "咋了?"贼小子反手握住阳阳的手,口中啧啧称赞。"师傅,您这手简直没治了!细软温滑,哎呀,你掐我干嘛?"
        阳阳伸手抓过我,又从皮包里取出纸笔。
        "敢情您一早有备而来,写什么?卖身契?"
        "行啊,"阳阳似笑非笑,"你敢卖我敢买!"
        师傅?阳阳是这贼小子的北京白癜风诚信医院师傅?在我老人家的记忆里,阳阳除了有点任性有点个性还有点人性外也没啥可教别人之处,不过呢,现在的年轻人个个拽的狠。
        贼小子拖过纸笔,写刷刷刷,写刷刷刷,不大工夫,写了大半页,我老人家侧目瞧去,贼小子的字还说的过去,比他本人端正多去,其内容大致如下:
        师傅,一句玩笑就这么贱卖了我,一分钱?想想都伤心!从此我就是你的人了!记得对我好要对我负责!饿的时候记得带我去城东那家老字号餐馆,渴了要给我准备好凉白开,我就好这口,别叫我多走路!鉴于我这人特懒,出门最好打的,有专车接送更好。还有,我这人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郁闷的时候千万别惹我!否则后果自负!
        看到这里,我老人家早已忍不住哈哈大笑,贼小子油嘴滑舌全无半点正经,阳阳肯定翻脸走人。可谁知阳阳上下浏览了,咬着牙根忍住笑,签字,画押,即时生效。贼小子倒是一怔,迟疑着还是写了自己的名字。屠迪?徒弟?呵呵,我老人家好象有点懂了。就这样宁静的生活从此被打破,在我老人家悠远漫长的过去生涯里,我总是被呵护被珍藏,所以多年来我已养尊处优惯了,我以为我的未来和从前一样平静似水也想过虽然枯燥了点但就这么了此残生也是幸事,谁知阳阳这臭丫头发神经将我送给这个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贼小子。得,也不是我老人家戴有色眼镜,看他站不好坐不安稳的熊样,我老人家就气不打一处来,再看好好短袖衫只扣俩纽,头发长长短短根根直竖,简直就一非典型缺钙!牛仔裤这一洞那一窟窿,纯粹作孽!
        贼小子一把撸起我揣到钱包塞进后裤袋。师傅,我得换衣服开工了。
        恩,喂,阳阳叫住那小子,不许弄丢啊!
        知---道-----了,罗嗦!贼小子头也不回,摆摆手。
       
        再见到阳阳的时候,我真的很激动,这分开的短短十几个钟头,贼小子有忒多的秘密,我知道贼小子现在是我的主人,端人碗反人碗底为江湖所不齿,我也明白年岁大了罗嗦在所难免,阳阳,你听我说......
        阳阳全然不理我的疾呼。屠迪,我的一分钱收好?
        贼小子掏出钱包拿出红包,在这里。
        阳阳打开红包却不见我大急,没有啊!
        贼小子装模作样的探头看看挠挠头,不会吧,明明放在里面的呀。
        你---!阳阳气的小脸发白。
        我老人家在一边忍住了没吭声,死丫头,谁让你不理我来着!?
        你什么你,不就是一分钱吗,送给我就是我的了,丢了就丢了,有啥大不了的!贼小子振振有辞。
        阳阳起身再不理贼小子。
        师傅,贼小子追过去,拉住她。阳阳的眼光怕人,放手!
        师傅,我......
        老板,那边有位女士要见你。服务生阿宝走过来。
        阳阳瞪了贼小子过去见那女士。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那女士穿得雍容华贵,眼鼻也长对地方,只是眉目间有跋扈闪过。贼小子走过去已经迟了。那女士只问了句,你就是杨柳?然后端起桌上的果汁泼在阳阳的脸上,在众人的惊呆中伸长双手撕扯着阳阳时,后脖颈却被贼小子勒住,迫得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那女人扯直了嗓子吼,一个酒吧里常来的客人李某匆匆进来。李某连声误会误会,又搀扶起地上的女人,让你别来。那女人恨恨道,我来看看这个勾引我老公魂的狐狸精到底长什么样子!老公,他们打我!贼小子看看表,刚过八点,客人没几位,走上前对那俩夫妇说,李先生,你太太来我们酒吧故意捣乱,蓄意伤人,你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如果不想节外生枝,请你太太立即闭嘴!那女人全然不理老公的苦苦哀求犹自大声咒骂。眼见得客人三三两两进来见此光景皆露好奇之态。贼小子上前一巴掌扇得那李先生目瞪口呆,惊得那撒泼的女人也忘记咒骂。
        你!最好别动!贼小子伸手指住欲向自己扑过来的那女人,我不打女人!但你别逼我!还有你!贼小子又指那犹自发呆手捂左脸的李先生,管不住老婆别出来丢人现眼。给你们一分钟去向我老板道歉,如果她愿意原谅你们,算你们走运!否则我们即刻报警抓人,你们有什么话去对警察说,我相信本城最新话题已经有了,街头巷尾乐此不疲,孰轻孰重你们自己掂量!
        贼小子走过去低声问阳阳,这样行吗?阳阳疲惫地挥挥手,还嫌不够丢人?!让他们走吧!那俩活宝如蒙大赦,一句话都没有,忙不迭地溜了。
        至此,我老人家才算明白点啥,贼小子是阳阳酒吧的服务生,比起此时还呆若木鸡的阿宝一干人自然有俩把刷子。
        你怎么样?贼小子轻声问阳阳。
        阳阳看都不看贼小子,叫过阿宝,你和阿娟他们几个今晚辛苦点,我上楼休息。
        阳阳住的公寓在酒吧的二楼,这个我老人家倒是知道的,但是酒吧啥模样,也是跟长沙白癜风医院了贼小子才见识到的。
        贼小子对阿宝说,师傅好象有点不对劲儿,我去看看。
        阿宝会意地笑,是啊,师傅不舒服,徒弟还不快去伺候。
       
        你这家伙!贼小子拍拍阿宝的头,匆匆追上歪歪斜斜正上楼梯阳阳。阳阳摔开他扶自己的胳膊,走开!
        师傅,你的脸色很难看,你没事吧?
        少来假惺惺,走开!阳阳用脚踢他。
        师傅,别任性,我陪你上去。一定踢痛,贼小子皱着眉。
        不用你管。阳阳挥舞皮包迫着贼小子后退,没曾想一个没站稳自己倒下来。说时迟那时快则小子上前接住倒来的阳阳,却因了惯性,滑了几级台阶,双双倒在楼梯转角的平台。
        初夏的衣着单薄,阳阳伏在贼小子的胸前。偷眼瞧去,她满脸红晕,再看贼小子全无平时的嬉皮笑脸,眼睛甚至不敢去碰阳阳。
        咋地了?太阳打西边出了?我老人家就纳闷了,明明喜欢阳阳这丫头的,抱住她啊!唉,皇帝不急,急死TMD我老人家!耳轮中听着那小子的心跳一阵狂似一阵,而阳阳也是心如鹿撞,哄哄又咚咚,震的我老人家头晕眼花,口干舌燥。
        楼梯口传来脚步声,慌得正出神的我老人家想提醒他们,谁知阳阳伸手按住贼小子麻溜溜地站起来。
        起来,她用脚尖踢他。
        贼小子咧咧嘴,吱牙爬起来,样子很痛苦。
        你没事吧?阳阳狐疑地看着他。
        你来试试?整个一肉垫子。他故意夸张。人都说狗爪落地就没了记性,刚刚那个害羞腼腆的样子不知道是谁。
        阳阳脸一红,上来吧,看伤哪了。
       
        你家很漂亮。贼小子看来是第一次来,贼眼四处搜寻,去了厨房开冰箱找了冰块再去洗手间取毛巾裹好递给阳阳。
        我没事,阳阳不接。
        左边脸都红了,快点。
        命令啊。
        不是,我恳请你。
        怕了你了。阳阳不情愿地接过来贴在脸上。
        我老人家对这地儿忒熟悉了,过去的每月的初一十五阳阳都会将一大首饰盒里类似我这种老家伙的各位请出来晒晒太阳,闲聊一番。
        阳阳说,你伤哪了?让我看看。
        没事的,一会我自己处理。贼小子推脱。
        过来!阳阳抬高声调。
        贼小子乖乖过去,指了后背。
        脱。
        哦。
        贼小子脱了短袖衫,左肩部擦掉好大一块皮,血珠还在往外渗。
        阳阳轻轻地给贼小子清洗伤口,手指滑过引得那种一阵狂似一阵的剧烈心跳声此起彼伏。唉,我老人家迟早得早衰耳聋神经杂乱。
       
        阳阳看了看衣裙上的果汁,你等一下,我去冲凉换件衣服和你一起回酒吧。
        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去帮阿宝。
        等我。阳阳撂下俩字去了洗手间。
        贼小子忽然四处查看着,似乎在找寻什么。蓦地,电停了。洗手间里有阳阳地惊呼。贼小子冲到洗手间前,阳阳,你没事吧?门开了,阳阳裹着大毛巾一头冲进贼小子的怀里惊魂未定犹自发抖。
        别怕!我在这里。贼小子安慰阳阳,手不经意地掠过她的光滑的后背,一定是什么刺激了他,OH,MY GOD!那种心跳又来,我老人家使劲捂住耳朵才好受些,却听见他的心里伴随重重叹息声,抬头看不清楚他的脸,只知道那一吻终于没落下。
       
        什么味?贼小子皱着鼻子。
        天花上的暖风器忽然有难闻的焦味,接着火花四绽,轰地一声就停电,你没听到?阳阳抬头问他。
        没有,贼小子摇头。
        我老人家心说,那会儿他就一贼,东瞅西摸,哪有时间顾你。
       
        贼小子找到室内电源总闸,试了试,然后合闸,除了洗手间别的房间都有电,这当口阳阳已经换了衣服,见他拿了工具要拆暖风器。
        别弄了,明天找家政公司来弄。
        拆了这根电线,洗手间就可以有灯。
        你行吗?
        你怀疑?那我更得露一手,让你见识居家男人必备之白癜风能否治愈绝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客服
    微信
    手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