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何所归依

    0 / 27
    神经兮兮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何所归依
          
       
          
        生活本是处理矛盾和问题的过程,若处理不当便充斥着艰辛和痛苦。   一
        十八岁,对聪慧的卓莲来说是一个人生的转折点。
        卓莲算得上是大家闺秀,父亲卓平刚是闫山大学文学院院长,母亲王秀梅是商城市人民医院副院北京中科白殿疯医院地址长,从小有着良好的熏陶和教育,与同龄人相比,有着超人的聪颖,事事都能想到别人的心里去,说到别人的心里去,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
        十八岁之前卓莲始终是伴随快乐,荣耀和自豪的。但事事也并非都如人愿,高考临近,卓莲面对着志愿的选择问题,父亲坚持让她报读文学专业,大有子承父业的思想,卓莲认为学文学是没有什么前途的,坚持要报读美术专业。父女二人为此争执不休,味很浓。这是让卓莲没有想到的,从小到大,父母亲的是顺着自己的性子的,从未反对过自己的意见,没想到父亲在关系到自己前途的问题上却反对自己的选择,任性的她怎么能屈服呢。
        卓莲说道:“爸爸,我热爱艺术,这是你知道的,你为什么要反对我呢?”
        卓平刚道:“现在就跟我谈什么艺术,文学也是艺术,而你有这方面的潜智和基础,我是为你好。”
        “你真为我好,就应如我的心愿,让我去实现我的理想。”卓莲边说边望着一旁的王秀梅。
        王秀梅是知道卓平刚为什么不让女儿读美术专业的缘由的,摇摇头回自个儿房间去了。
        卓平刚沉闷地抽着烟,空气似乎瞬间被凝固了。
        卓莲试图说服父亲,看了眼表情严肃的父亲,说道:“爸爸,你搞了一辈的文学艺术,除了混了个教授,文学院院长的头衔,你得到了什么呢?我不想这样平凡的生活下去,我要成为一名画家,我要成名”。
        卓平刚被卓莲的话给激怒了,愤慨青少年白癜风防治援助项目的说道:“你个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现在居然敢看不起你爸爸了,你涉世太浅,什么事都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我要实现我的理想有什么错,难道你要让女儿去学一些没用的东西吗?!”
        卓平刚歇斯底里喊道:“不行就是不行,你就是不能学美术专业”。
        这下卓莲被惊呆了,从小到大,她是没有见过父亲发过这么大火的,她是想不通的,一向温和的父亲却如此的不讲道理,看架势自己是争不过父亲的,她哭着跑回了自己的卧室。
        父母亲都没有来安慰她,她感到失望极了,有种被遗弃的感觉,卓莲在自己日记写到:我的命运就这样被父亲安排了,我的生活已没有了希望,已失去了生活的乐趣。”
        二
        卓莲按照父亲的意愿考上了商城大学的中文系,对卓莲来讲学中文是惨淡无味的,因为那些课程对她来说已没有了新意,上课对卓莲来说成了一种煎熬。
        卓莲过着平淡的大学生活,课室、饭堂、回家三点一线的乏味生活让她郁闷不已,她感觉她的理想和报复离她越来越远了。
        光阴似箭,转眼到了大一的第二学期,满院的花草争相绽放着,走在校园的小路上,卓莲感受到了大自然的新气象,也就在这个学期,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卓莲已经沉睡的梦想出现了转机。
        一次春游,卓莲在半山上看到了一位年轻的画家在山上作画,紧紧的吸引住了卓莲的视线,卓莲静静地看着,看那一笔笔的勾勒,已没有了游玩的兴致。等画家把画作完,卓莲情不自禁的和他闲聊起来。
        “你画的真美啊!”卓莲赞叹道。
        “一般水平了,闲来无事随便画画”,那画家抬起头望了一眼卓莲,谦和的说道,他长发在风中飘舞着,金丝边眼睛后深邃的眼睛满含着深沉,颇有艺术家的气质。
        “你经常到这里作画吗?”
        “周末会来一次。”
        “你是美术学院的学生吗?”
        “是啊,每个人在不同的时期都是学生,不过我现在也有自己的学生了。”那位画家微笑着说。
        “那你是大学里的老师啊。”卓莲简直是喜出望外。
        “你也喜欢美术吗?”
        “是啊。我本是报考美术专业的,可惜老爸不准。”卓莲带着哀伤,声调慢慢低了下去。
        “你可以自学啊!无论干什么事,只要自己喜欢就要去坚持,其实我也是自云南儿童白癜风医院学出来的。读书的时候家里穷,读不起,就边打工边学画,后来有了点小名气,才应聘到商城美术学院的”。
        卓莲听的入神了,她心里仿佛有了希望,又可以捡起自己的梦想了,“你能收我做你的学生吗?敢问老师你贵姓?我是商城大学中文系的学生,我叫卓莲。”卓莲语速极快,害羞的她头低了下去,生怕被他驳了回来。
        “可以啊,只要你喜欢,你可以做插班生嘛”,那画家说着从包了拿出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商城市书画协会理事商城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宋一凡
        “太好了!我什么时候可以向你学习啊?”卓莲激动得雀跃起来。
        “我每周一、三、五的下午都要到美术学院上课,在美术一室,到时你可以来听课。”
        “谢谢宋老师,我真是太高兴了。”
        “这副《满山春色》就送给你做见面礼吧”,宋一凡说着收拾起自己工具,下山去了。
        卓莲拿着那副《满山春色》,心里充满了憧憬,在羊肠山路上飞跃着,喊着:“我的梦想又可以飞翔了。”
        三
        卓莲除了做好自己的功课,又有了新的任务,每天往返于美术学院和商城大学之间,商城大学到美术学院有五十分钟的路程,每次去上课,草草地吃午饭,便坐101路车赶去听课,虽然很辛苦,但卓莲的心里仍美滋滋的,她感到自己的生活终于有了希望。
        宋一凡上课的风格是很独特的,从不带课本,凭自己的经验去授课,他说理论性的东西只是给大家一个概念,作为引导,自己去看书就可以了。所以,宋一凡的课是很受欢迎的。卓莲每次都是第一个到场,像她这种插班生,要的不是文凭,而是技能,没有考试的压力,全凭的是一腔热情的追求,学习起来就轻松自如的多了。
        卓莲三个地儿赶场似的跑,回到家已是很累了,每逢去美术学院后,便很早入睡。起初,引起了母亲王秀梅的怀疑,心想这大学课程至于让卓莲累成这样吗?追问时,卓莲以同学聚会、体育运动等理由加以搪塞。时间久了,母亲王秀梅感到很不对劲,便打电话给商城大学中文系主任贾炎生询问卓莲的情况。贾炎生是卓平刚的学生,一听是师母打来的电话,非常的热情,寒暄一番后,转入正题。
        “小女卓莲在你们那儿表现怎么样啊?”王秀梅问道。
        “上学期综合成绩排第三名呢!”贾炎生不知师母的用意何在,只好应和着。
        “麻烦你查一下她每天上课的情况,好吗?明天我再打给你。”王秀梅狐疑的挂了电话。
        贾炎生第二天按照师母的意思,找到了卓莲的班主任梁宇。一查才知道卓莲这学期星期一、三、五的下午是没上过课的。贾炎生打电话如实地禀告了情况。
        王秀梅气得直发抖,放了电话径直奔向女儿卓莲的卧室,在书柜里翻出了卓莲所有的画稿。王秀梅惊呆了,从小听话懂事的女儿却背着自己去学画,“我让你画,让你画……”王秀梅发疯的喊着,把卓莲的画稿撕得粉碎。
        待卓莲回到家已是晚上七点了。王秀梅命令到:“莲莲,你给我坐下!”
        卓莲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看母亲的脸色,猜知母亲已知道了自己学画的事了。
        “你下午不上课,干什么去了?”王秀梅盯着卓莲问道。
        “我去图书馆了。”卓莲低声答到。
        “去图书馆?是偷着学画去了吧,你过来看这是什么?”说着,王秀梅抓着卓莲的胳臂走进卓莲的卧室,抓得卓莲生疼。
        “妈妈,我的画稿,这是我半年的心血啊!”卓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从母亲的手里挣脱开,扑倒在地上,捧起一地的碎片,泪流满面,父亲反对她学画,没想到母亲更是讨厌。
        “妈妈,你也太不近人情了,我又没有影响学习,我有我的追求和理想,广州白癜风专科医院我不是任你摆布的木偶”,卓莲撕喊着站起身来。
        “你还学会顶嘴了”,王秀梅厉声喝道,随手一记耳光打了过去,红红的手指印在了卓莲的脸上。正在此时,刚下班的卓平刚推门进来拦住了王秀梅,“你干吗打孩子啊?”卓平刚抚摸着卓莲的脸心疼不已。
        卓莲一头扎进父亲的怀里,泣不成声,从小到大,卓莲何曾受过这等的委屈。聪明的卓莲知道母亲王秀梅为这事发那么的火肯定是有缘由的。但此时,她不想知道母亲为什么如此的不讲道理,更不想知道其中的秘密。此时,她唯一想的是尽快离开这个“冷酷”的家。
        卓莲对父亲卓平刚说:“爸爸,我想搬到学校去住,这样可以少些辛苦”。
        卓平刚沉默了许久,说道:“莲莲,你不要记恨你母亲,过一段时间她消了气,会好起来的”。卓莲咬着嘴唇轻轻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卓莲在父亲的陪同下带着行李往外走,母亲王秀梅大声喊道:“你有种,永远都不要回来。”随后听到重重的摔门声,一块玻璃震了下来,摔了个粉碎。卓莲没有回头,径直走出了家门。
        四
        卓莲的心情开始低沉下去,对学画的事也不那么用心了,她怎么也想不通父母亲为何如此反对她学画。
        宋一凡觉察到了这一点,一次课后,让卓莲留下来。两人踱步来到教学楼后面的小花园。
        “你这段时间好象不太用心啊!心情也不是那么好啊!出了什么事?”宋一凡关切地问道。
        “我不想学画了”,卓莲低沉的答道。
        “为什么?你不是学得好好的吗?”
        “我爸爸反对我学画,妈妈不知为什么也极力反对我学画”,卓莲说着泪水已经控制不住了。
        “这是没道理的,你应该有自己的追求,况且学点东西有什么不好啊?”宋一凡有点茫然了,心想天下还有这等不通情达理的母亲。
        “是啊!从小到大,母亲一向是温和可亲的,可能这件事触动了她的痛处,我的画稿都被她撕碎了”,卓莲很无奈的哭着说道。
        “卓莲你应该坚持下去,你的这种自由是任何人都阻止不了的”,宋一凡有点气愤的说道,习惯性的推了推他那金丝边眼镜。
        此时,卓莲仿佛找到了依靠,一头扎进了宋一凡的怀中,宋一凡有点不知所措了。
        在宋一凡的鼓动下,卓莲依旧去美术学院听课,而且更加刻苦用功了,宋一凡对卓莲的态度也明显不一样了,不但有上课时的传授,而且增加了业余的指导。如此又过了一个学期,卓莲的画技有了飞跃的长进,被宋一凡誉为商城市少有的奇才。卓莲听了劲头更足了。
        在卓莲大二第二学期的中期,卓莲的家里发生了变故。一次学画回来,刚到宿舍,好友王璐对卓莲说:“卓莲,刚才你爸打了好几次电话来了,好象说你妈妈病了,听口气听严重的,让你回去一趟,现在在人民医院。”
        卓莲听罢,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说她和妈妈的关系有点紧张,但毕竟还是心疼妈妈的。她急匆匆的赶到商城市人民医院,父亲卓平刚正在病房里护理着,卓平刚见卓莲来了,把她拉到病房外,对卓莲小声的说:“莲莲,你妈妈快不行了,肺癌晚期,她自己现在还不知道,先不要告诉她。”
        卓莲点了点头推门进了病房,母亲王秀梅正挂着吊瓶,王秀梅见卓莲来了,露出了笑容,拉着卓莲的手说:“莲莲,你终于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客服
    微信
    手机
    回到顶部